相信是許多父母都曾擔心,一方面擔心自己的小孩是不是比別人來得差,來得笨……,但是有時又想會不會就像很多人說「大器晚成」、「大雞晚啼」,事情並沒有想像中那麼嚴重.....(繼續閱讀)

隨著時代社會的變遷,今日的父母越來越會去關注孩子的各種行為表現,這些行為表現有的可能讓為人父母者感到無限喜悅,當然也有一些行為會引起家長的擔憂與疑惑。.....(繼續閱讀)

見到自己關心的人遇到困擾,就會想著該怎麼幫他(她),尋求心理治療或心理諮商(以下統稱心理治療)這個想法也許就會浮現腦海,心想心理治療也許有幫助,只是實際上對心理治療並不清楚.....(繼續閱讀)

所以,心情不好的時候,我們費心的倒不是扭轉心情,而是別讓心情惡化,繼續壞下去,變成對自己沒有好處的壞心情。只要心情不要再糟下去,心情便會反彈,開始「止跌回升」.....(繼續閱讀)

現在終於要開始面對各自心中的夢魘,於是兩個人各自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發言,那一刻,兩人之間的距離變得好遙遠,關係變得好疏離。那種出奇的平靜就像一種硬生生的「撕裂」,正在扯開兩個相互依賴已久的生命.....(繼續閱讀)

從父母改變的態度裡,琳達重獲匱乏許久的「自我價值感」,不再感到那麼地孤單!從父母看待琳達的眼裡,琳達感受到父母當她是個心愛的女兒、是一個對他們很重要的人。從父母的眼裡,琳達覺得父母當她是「有價值」的,因此也覺得自己是個「有價值」的人!.....(繼續閱讀)

壓力是什麼?壓力 = 860億美元。美國學者估計,壓力一年造成全美國 170億美金的生產力損失,以及 690億美金壓力相關疾病的花費,合計 860億美金,相當於台灣當今的外匯存底金額.....(繼續閱讀)

憂鬱情緒有兩項正面功能,其一為提醒我們必須積極地去尋求資源的協助;另一方面,憂鬱情緒告訴我們需要重新評估並調整自己內心的渴望或追求,才能配合現實環境的要求。不過這樣的功能必須是良好調節的情緒才會具有.....(繼續閱讀)

焦慮是大家共同的情緒經驗,幾乎每天都會碰得到!人類很多的成就與文明,就是在焦慮的推動下而誕生。就是因為秦始皇對匈奴的焦慮,才會有今日規模的萬里長城,少了對匈奴的焦慮,秦始皇是不會心血來潮、一時興起地去建築長城的!然而有很多人卻受苦於過高焦慮,那種讓人感覺像熱鍋上螞蟻的苦惱情緒,迄今仍然煎熬著許多人!.....(繼續閱讀)

自殺已經變成我們不得不去面對的問題,它已是台灣十大死因的第九位!你我周遭有一些人,認識或不認識,選擇以「自己結束生命」的方式離開這個世界,永遠遠離這一個對他們來說五味雜陳、感受矛盾的世間。在談如何幫助這些企圖自殺的人,先來了解一下「自殺」.....(繼續閱讀)

當你遭遇挫折,心中充滿痛苦的情緒,這時候你跟自己說什麼變得很重要。如果你就像安慰自己的好友一樣地對待自己,那麼痛苦的情緒就容易消散。反之,如果當時加諸在自己身上的是責備,就像小時候做錯事被嚴厲的責罵,那麼痛苦只會加深,不會減弱!無異是雪上加霜..... (繼續閱讀)

其實高 EQ 的人看待不如意事件的想法,的確具有一些特點,這些想法上的特點讓他們在面對生活中的挫折時,能夠很快地調整出對自己最有利的想法,不僅改變了當時不舒服的情緒、很快地恢復,並且從挫敗中學習和成長..... (繼續閱讀)

即使是平常的日子裡,我們對「震動」變得十分的敏感,有時候敏感的連自己的心跳震動也感受得到。現在我們就來瞭解這種災難事件對我們的影響,以及如何降低地震帶來的恐懼害怕.....(繼續閱讀)

有兩種情形,聰明的人做不出聰明的事。第一種狀況是「太忙」了,根本亭不下來思考,所以再怎麼聰明也派不上用場;另一種狀況是「卡住」了,聰明的人一旦陷入猶豫不決、進退維谷的時候,卻不肯接受現實.....(繼續閱讀)
從你們的眼裡看到我的價值
從父母改變的態度裡,琳達重獲匱乏許久的「自我價值感」,不再感到那麼地孤單!從父母看待琳達的眼裡,琳達感受到父母當她是個心愛的女兒、是一個對他們很重要的人。從父母的眼裡,琳達覺得父母當她是「有價值」的,因此也覺得自己是個「有價值」的人!.....
  幾年前我評估過一位女同學,就稱呼她琳達好了!當時琳達因為連續幾天跟朋友熬夜聊天,結果出現胃痛、腹瀉、頻上廁所…等焦慮的症狀,導師以為她的末甡ㄓO過大,所以建議她來輔導中心找人幫忙。雖然她的身體症狀相當常見,而且我也只跟她會談過兩次,但是跟她一齊探索造成身體不適的過程,卻讓我印象深刻,到現在還會時常想起!那是一個讓我更清楚了解人們形成「自我價值感」的機會。「從你們的眼裡看到我的價值」,這裡的你們,指的是琳達的父母。


第一次跟琳達的會談

  面貌娟秀的琳達,留著一頭烏溜溜的長髮,不過臉部的表情顯得有些愁苦,講起話來輕聲細語,姿態端莊得有些拘謹,讓我也跟著正襟危坐起來!琳達流利地表示,因為她最近一週內有三天都跟朋友熬夜聊天,由半夜11點聊到隔天凌晨3點,結果白天上課的時候就開始出現胃痛、拉肚子、頻尿跑廁所…等焦慮症狀,而且一直上廁所吸引了班上同學的注意力,琳達擔心大家會覺得她的行為怪異、干擾到課堂教學而討厭她,結果另一個擔心被大家嫌惡的焦慮又出現,這真是雪上加霜啊!


  談到這裡我心裡還是有些納悶,為什麼琳達要拼命地熬夜講電話呢?琳達告訴我,最近心裡感到特別的孤單、很想家,所以就很珍惜可以跟朋友聊天、排遣心中孤單的機會,即使身體不舒服也沒關係!這種孤單感覺的力量可真大,大得讓琳達強忍著身體的不舒服,還是要跟朋友聊天!雖然如此,還是有釵h的疑問還沒被釐清,譬如說:為什麼琳達最近孤單的感覺會特別強烈,難道之前發生了什麼促發事件嗎?還有為什麼這位青春女孩會有這樣的孤單感,難道她本身有什麼的心理特質潛藏在問題的背後呢?讓我們再看下去……….


  我跟琳達談到她的家庭,在她的眼裡那不是一個寧靜祥和的家,跟書上描述「我的家庭」有些距離。爸爸跟祖父常有意見上的衝突,媽媽又跟祖母相處不睦,跟上一代的爭執常讓爸媽自顧不暇,再加上她本身的氣質(比其它兄弟姊妹安靜、被動),所以琳達常被父母忽略,彷彿覺得她是個不需照顧、可以獨立自主的大人!她提到爸爸是一個相當傳統的人,總是用釵h「應該」的訓諭來要求她,很少溫柔地跟她講話!那媽媽呢?媽媽很少會去細心關照她的感受,反而常向她訴苦,跟她傾吐和祖母爭執過程的委屈。我問琳達小時候對媽媽最深刻的印象是什麼?琳達提到一個畫面:「母親眼睛紅紅的,好像要去自殺」;儘管如此,琳達還是覺得父母是愛她的!


  談到這裡我們大概可以了解,琳達從小的生活是孤單的,父母很少關心到她的感受,甚至琳達還得去扮演主動「關心別人」的人。一個應該活在無憂無慮、備受呵護,甚至可以調皮耍賴年紀的女孩,卻被鼓勵去演出超齡的戲碼,這負擔也太沈重了吧!那琳達自己被關愛的需求怎麼辦呢?因為爸媽的肩膀已經快被壓垮了(指窮於應付祖父母),不能再要求他們了!所以只能在一旁「被動」地等待父母的突然發現,原來他們的女兒只是個小女孩,需要釵h的愛跟關懷!所以長大以後,琳達跟人交往的時候,都會主動去關心別人,但是卻不敢去要求別人的關心,總覺得自己不能麻煩別人!


  可是遠水救不了近火,只談琳達過去的經驗對現在焦慮狀態的緩解畢竟幫助有限,所以我除了在會談過程中,儘量給琳達足夠的情緒支持,希望能減輕她的孤單感外,同時也給了幾個緩解焦慮症狀的具體建議。此外,我也請學校通知琳達的導師與父母,順便給他們我的連絡電話。琳達真的是一個聽話的好女孩,給她的建議她都照著做!我安排兩週後跟琳達繼續會談。


第二次跟琳達的會談

  如我所料的!琳達的導師和爸爸都打了電話給我,時間就在上次會談的當天晚上。先是導師告訴我,她很訝異外表熱心助人的琳達,內心竟然是如此的孤單,她心中最會幫助其他同學的琳達,竟然才是最需要被關心的人!接下來打電話來的是琳達的爸爸,儘管他的口氣顯得有些防衛,但仍難以掩飾父親急切關心女兒的心情!琳達的父親覺得發生這樣的事簡直是不可思議!我看到一位父親內心複雜的情緒,有驚訝(乖巧的女兒竟然要找心理醫生!)、有懷疑(難道我有疏忽、我怎麼都不知道呢?)、也有羞楚]不好意思麻煩到醫師!)......真是五味雜陳!


  在過程中,我倒沒跟他提太多琳達內心的想法,只是始終中性地告訴他一個我所知道的事實:「妳的女兒過得不快樂!而且從以前就過得不快樂!」。因為如果琳達的爸爸不去接受這樣的事實,他對待琳達的態度就不會有改變,就算他很愛琳達也是枉然!隱藏在內心卻沒有行動的父愛,對琳達而言是沒啥用處的!


  兩週後琳達如期前來會談,我問她現在的狀況如何?她說狀況改善了很多,原先的焦慮感、還有孤獨感已經沒了!仔細看著琳達,她的神情的確變得開朗釵h,說話的樣子雖然還是一樣的端莊,但是讓人感到輕鬆多了!這種乖女孩,因為不想造成別人的負擔,有時候會把話講得比較「光明」,所以我總得仔細琢磨一番,多方面地評估一下琳達的狀況。接下來,我跟琳達一起討論狀況改善的原因。


  琳達說自從來會談之後,爸媽對她的態度有了明顯的改變,爸爸變得能夠主動關心她的感受,母親雖然不是很會表達自己的感情,但是也會天天打電話來噓寒問暖,詢問一些生活上的瑣事。從父母改變的態度裡,琳達重獲匱乏酗[的「自我價值感」,不再感到那麼地孤單!從父母看待琳達的眼裡,琳達感受到父母當她是個心愛的女兒、是一個對他們很重要的人。從父母的眼裡,琳達覺得父母當她是「有價值」的,因此也覺得自己是個「有價值」的人!


  除此之外,琳達也內省到前些日子會覺得特別孤單的原因。她告訴我,她向來都會透過幫助比她脆弱的同學來獲得「自我價值感」,從對方依賴、信任的反應中,來證明自己是重要的、有價值的,可是之前協助的同學,在狀況逐漸好轉之後,便不再事事依賴、信任她,甚至會嫌她囉唆,要琳達別干涉她的事,使得琳達頓失「自我價值感」的來源,所以她才會熬夜地打電話,想要彌補「自我價值感」的匱乏,反而事與願違地陷入日前的焦慮狀態。


別人是「自我價值」的基礎

  雖然只有兩次會談的機會,經由琳達的幫忙,讓我們清楚地看到「自我價值感」的重要性;琳達問題的核心似乎就在於「自我價值感」是否匱乏。


  那麼決定「自我價值感」是否匱乏的機制為何呢?什麼狀況下「自我價值感」會匱乏,又什麼狀況下不會匱乏呢?從琳達例子,我們發現在於:對「別人眼中的自己」的評價。當琳達從對方的反應中判斷對方認為她是重要的、有價值的,琳達就會獲得「自我價值感」,反之,如果對方的反應讓琳達覺得對方不重視她、不認為她是有價值的,她的「自我價值感」就會匱乏。由於充當琳達「自我價值」基礎的同學,逐漸疏遠、排斥琳達,讓琳達感到「自我價值感」匱乏而演變成今天的問題,也由於父母親對待態度的改變,使得「自我價值感」的匱乏得以改善,原先的焦躁、孤單狀態也因此而減輕,真是所謂的「成也蕭何,敗也蕭何!」。


  匱乏的自我價值感使琳達陷入孤單、不安的情緒狀態,那種不舒服狀態就是讓琳達熬夜聊天的背後動力,只是熬夜聊天的應對選擇對減低「自我價值」匱乏的效果相當有限,好處不多,但是壞處倒是挺多的,結果反而促發了焦慮的惡性循環。


不穩定的「自我價值感」

  以前有位學者Cooley (1902)提出 looking glass self 的概念來說明自尊的形成,她認為自尊起源於內化別人對你的態度,特別是對你有重要性的人,一般而言就是指父母。如果視自尊等同於「自我價值感」的話,Cooley的觀點與琳達的狀況就頗為契合。


  不過除了「自我價值感」匱乏的原因外,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影響因素,那就是琳達一直無法從父母對待她的態度中,形成「穩定」的「自我價值感」。琳達確信父母是愛她的判斷,其實是基於過去經驗、內心需求、及社會期釭熔V合體,並不是全然來自於真實的生活經驗!由於自我價值感的不穩定性,琳達才會一直嘗試其它穩定「自我價值感」的方法,以致發展出日後「主動協助弱者」的人際交往模式,這種模式無非是想要能夠更「自主」地獲得「自我價值感」(由原先被動等待父母的關心,轉向主動關心別人),來確保「自我價值」的穩定。「自我價值」不穩定的問題,是琳達目前發展階段所要面對的重點之一!不過,也因為這種不穩定性,琳達父母態度的改變才能如此迅速地幫助琳達。


  因為自我價值感不穩定的前置因素 (predisposing factor),使得琳達再尋覓穩定「自我價值」的過程,增高了陷入「自我價值」匱乏的易脆性 (vulnerability),由於發生被照顧的同學逐漸疏遠琳達的促發事件 (precipitating event),結果產生焦慮的惡性循環。


  專業人員的晤談與介入能快速改善求助個案焦躁、孤單感,可能在於專業人員能在短時間內擔任個案「自我價值」的基礎,暫時解決「自我價值」匱乏的問題。透過晤談技巧的展現與專注的投入,個案從專業人員眼中看到自己匱乏的「自我價值」,這樣的貢獻對個案而言是相當的大。此外,如何幫助琳達穩定「自我價值感」是另一個協助的重點,依照琳達的發展階段來考量,幫助琳達找出興趣、發揮所長是一個可以考慮的方向,讓琳達發現透過發展屬於自己的興趣,一樣可以獲得大家的喜愛與尊重,與之前獲得「自我價值感」的方法相比,顯然「穩定」多了!同時,因為發展興趣而漸趨清晰的自我概念,對「自我價值感」的穩定也有相當的助益!


首頁 email